郑智化节目现场失控泪奔,讲述57载辛酸,并首度公开遗书……

郑智化节目现场失控泪奔,讲述57载辛酸,并首度公开遗书……

摇滚客 港台男星 2017-11-13 18:12:17 19810



我是最看不得男人流眼泪的,不论对方什么身份,那种悲切是可以用骨头感知到的,随之陷于莫名的心痛感。


所以看到节目里郑智化哭得不能自已之时,我在屏幕前浑身冰凉,任着“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的唱词一下一下撕扯着我。


在昨晚江苏卫视播出的《不凡的改变》当中,56岁的郑智化重新回归大家的视线,并为大家再次演绎他的经典作品《水手》。


然而这位曾鼓舞了无数人的歌手,在听到节目选手演唱的《别哭,我最爱的人》时,一反自己的硬汉形象,几度情绪失控并哀求道“我真的很不愿意面对这些,你们不要再问了。”



郑智化节目现场崩溃大哭


 之所以会这样,还得从这首被郑智化作为“遗书”的《别哭,我最爱的人》说起。更久一些,要从郑智化说起。

 

郑智化在三岁的时候就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到了六岁因为双腿弯曲严重只能强行扳直,这样他才可以拄着双拐走路。



他的生活总是笼罩在残疾的阴影之下,同时也使他的心灵要比同龄人更加宽阔,精神世界也更丰富一些。他爱上了画画,爱上了文字,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那颗敏感脆弱的心。

 

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知道了他的喜好之后带他去了爷爷家里,在书案上一起写字画画。老人看到郑智化的字,惊奇于这个残疾孩子的灵气,便默许他们在这里待着。


时间久了,他发现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即便他们还只是懵懵懂懂的年纪,老人还是极力阻止他们,“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一个残疾人啊。”

 

这话传到了郑智化父母的耳朵里,这让他们十分生气,于是下令不许郑智化再和那个女孩往来。


那一年郑智化十七岁,本来就敏感的心灵面临这样的打击,悲伤和绝望像一头巨大的鲸吞噬了他,他拿起笔写下了这首《别哭,我最爱的人》。

 

别哭 我最爱的人

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在最美我一刹那凋落

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

别哭 我最爱的人

可知我将不会再醒

在最美我夜空中眨眼

我的梦是最闪亮的星光

是否记得我骄傲地说  否记得我骄傲的说

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

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这个少年携着一颗破碎不堪的心行走在崩溃的边缘,命运推着他不停地往前,他试图再挣扎一次。


“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就没有勇气活下来看看以后呢”,经历了这一次的大悲,他在绝望的缝隙里重新窥到希望的火苗,而这颗火苗在他的内心一点一点壮大,最终燃成了他对命运宣战的扑天火焰。


 

后来郑智化凭一首《水手》火遍大江南北,尤其对于许多在九十年代初经历少年时期的人来说,这首歌支撑着他们对抗命运,即使今天听来依然是最有力的进行曲,郑智化也因此成了人们心中身残志坚的代表,一个正能量的“励志歌手”,一个标杆。

 

事实上,郑智化写出了许多的好歌,只是都淹没在了《水手》和《星星点灯》里。可以说郑智化的个人经历让他无比清醒,清醒也就意味着孤独,因此他的作品融合着他细腻的感情诉求,也具备了强大的直击人性的穿透力。

 

作为一个“小人物”,首先他的视角就是集中在每一个具体的人上面。


他写《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无知的阿飞何时你能长大,何时能扛起男人的责任”;到了《我这个男人》,他说“我的脚步想要去流浪,我的心却想靠航;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而在《落泪的戏子》里,他直抒“戏子啊戏子,没有自己的名字。纵然演过千般角色都是别人的故事”。

 

同时他的“草根”音乐却具备人文批判和社会反讽的格局,充满了悲天悯人的大情怀。

在他的第一部专辑《老幺的故事》里,他的作品的批判性就一览无余。



“在物质文明的现代战场,我得到了一切却失去了自己,再多的梦也填不满空虚,真情像煤渣化成了灰烬”,矿上的人为了生存失去了生命,而城市里的人却为了欲望失去了灵魂,这种对立的批判另一个方面又是郑智化的自我反思和觉醒意识。


 

而至于《中产阶级》、《大国民》这样的作品,可以看出郑智化庞大的精神世界。他也可能就是那个看破一切的诗人,或是一个于喧哗处静默存在的哲学家,他的作品裹挟着他无穷的想法,然后一起具有了超前性,让你在某个阶段听到它时感慨万千。

 

有人曾这么说郑智化,“他的音乐鼓舞了我的青春,如今又撕扯着我的中年”。听了他的歌,也是历经了他的人生,这样的感悟于你我皆无措。


明天,这个男人就来到他的57岁了。这一路是他自给自足,而前路,仍将顺其自然。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摇滚客历史文章!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