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扬 一名初中生眼中的兵妈妈:妈妈向军旗敬礼时怎么哭了

周子扬 一名初中生眼中的兵妈妈:妈妈向军旗敬礼时怎么哭了

涛哥讲军转 港台男星 2018-06-01 00:00:48 163
愿妈妈前程似锦,愿岁月温柔待她
周子扬宁波市第七中学1812班学生

军旅文苑

(图中女军官为小作者的妈妈)

“儿子,下周开始,我准时来接你放学。”4月份的某一天,妈妈平静地对我说。

“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要知道,打小学开始到马上初中毕业,妈妈接我放学的次数都不会超过10次。

“我要转业了,以后有大把的时间来陪你了。再不陪,你都长大了!”。妈妈的声音有些异样,她赶紧扭过脸,不让我看见她的眼睛。

妈妈哭了......

熟悉我的同学都羡慕我有一个英姿飒爽的当海军团长的妈妈,我却觉得妈妈的光鲜与我无关。

她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出差;不是在出国,就是在出海;今天在北京,明天又跑到上海;即便是在家,也是早出晚归......

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十分有限,妈妈像一个“影子”一样存在着,我总觉得有很多很多话想跟妈妈说,却总是没有机会。

妈妈太忙了!

印象最深的应该是2013年,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妈妈要随“和平方舟”医院船出海执行任务达半年之久。

知道消息后,我无法抑制地嚎啕大哭:妈妈是不是不爱我了?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妈妈离开那么久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总之,在那时我对妈妈要远航的决定很难以理解。

可妈妈还是毅然决然地要出海,她只告诉我:“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当海军不远航会终身遗憾!”

我哭着将妈妈送上船,红着眼目送她离我们越来越远,直到在海平面尽头看不见了我才离开......

那是我和妈妈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分离,那也是妈妈第一次独自出这么远的远门。

爸爸小时候就跟我说:“你是个男子汉,要保护妈妈!”可是,妈妈在海上晕船呕吐的时候、妈妈在船上工作压力大的时候、妈妈在国外想我们的时候,我却只能在家里静静地等妈妈的电话。

那段时间,我的成绩明显下降了,我体会到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的感觉......

我在一个本子上默默用倒计时的方式记载妈妈的归期:100天,60天,30天,10天,5天,3天,2天,1天!

妈妈的船终于返航了,我和爸爸早早从家出发,到舟山码头接妈妈。

焦急的我极目远眺,直到“和平方舟”出现在视线中,我兴奋地上蹦下跳。

看到妈妈一身洁白的军装笔挺地站在甲板上时,我突然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这眼泪饱含思念、喜悦、自豪、骄傲之情。

我和妈妈
我和爸爸

135

妈妈对部队的感情是很深的。大学未毕业时,她就被特招入伍,开始了她的军旅生涯。部队见证了她的成长,见证了她恋爱、结婚、生子、育儿的全过程(我就是在部队出生长大的“军娃”,哈哈);见证了她从一个懵懂无知的青年学生转变成一个勤劳能干的多面手;见证了她从一个“新兵蛋子”成长为一名团级领导......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如今妈妈也要和爸爸一样,脱去戎装到地方了。

别说妈妈不适应,我也觉得挺突然。但是,我心疼妈妈,我也想拥有一个真实、完整的妈妈。错过了我很多的成长经历,妈妈心里一定有遗憾吧!

“妈妈,太好了,以后我再也不是班里最后被接走的那一个了!”我调皮地对妈妈说。

愿妈妈前程似锦,愿岁月温柔待她!


(2018年5月25日小作者与妈妈合影于向军旗告别仪式)


拿起笔,随便写写就行

记录下你人生这场特殊旅行时的心情

投稿请发     taogetalk@vip.qq.com



打赏不如点赞,点赞不如转发

你的转发就是对军转安置工作的最好支持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