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情局是如何做风投的?揭秘In-Q-Tel:一个神秘投资机构的传奇

美国中情局是如何做风投的?揭秘In-Q-Tel:一个神秘投资机构的传奇

汇眼网 欧美男星 2018-01-09 21:23:02 9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

关注汇眼网公众号,把握全球交易机会(微信号:Forexeye)


现在打开并使用汇眼微信小程序——汇眼跟单,第一时间获得第一手全球投行内幕投资建议

(点击图片进入小程序)


提起美国中央情报局(简称中情局),这个本来面纱重重、神秘莫测的部门,却总能为普通人带来不少茶余饭后、五花八门的谈资,就像谁都能讲出一两个关于中情局特工的故事,或是眼中依稀飘过“CIA”几个大写的字母。

其实,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情报机构,除了不遗余力地在全球开展情报工作,在创业投资方面也早已名声在外。该机构旗下的投资公司In-Q-Tel目前可以说是美国安全与情报部门最为活跃的投资机构,也是最神秘的投资机构。

那么,中情局不去好好收集情报,为什么要组建一家投资公司呢?


建立初衷:跟上私营部门的创新浪潮

20世纪90年代,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互联网终于低下高傲的头颅,大踏步走向民间。

万维网的诞生、第一个网页、第一个基于内容的搜索协议、第一个基于网络的邮件服务、第一个供大众使用的图形化浏览器……,以及雅虎、亚马逊、eBay、谷歌等新兴企业的诞生,预示着一个注定要改变人类未来的时代的开启。这个时代叫互联网时代,也是一个全新的信息革命时代。

1995年的亚马逊网站首页

就在此时,中情局感到了一丝山雨欲来的隐忧,因为这个曾成功催生出U-2侦察机、SR-71侦察机和科罗纳侦察卫星项目的机构,发现科技创新的天平正在倾斜。

这些变化包括:创业公司在新技术开发与应用方面攻城略地、雄心勃勃;技术、资本与人才不可阻挡地向商业领域转移和汇聚;风险投资、IPO正在加速硅谷等地区创业公司的爆发式增长。

中情局意识到这些变化可能带来一个不可忽视的风险,那就是:一方面,情报部门可能跟不上技术的前进步伐,并面临新的信息化挑战;而那些脑子里充满创意、手中掌握着前沿信息技术的创业公司也可能并不了解中情局的技术需求,从而不能为其所用……总而言之,一道无形的屏障可能会阻隔情报部门与技术、市场之间的联系。

为此,中情局认为,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而改变的初衷正是:“弥合美国情报机构的技术需求与商业技术的新进展之间的缺口”。

同时,情报机构要参与到日新月异的科技创新浪潮,就需要建立一个基于市场导向的投资部门,而这个部门能够按照“硅谷”,也就是科技创业公司理解和欢迎的方式来运行。正是这种对于技术与市场的前瞻性判断,中情局才有了IQT这一硕果。

机构组建:经得起检验的决策

IQT的组建,并非一个“拍脑门”式的决策,而是经历了一个较长时间的调研与筹备过程。

说到IQT的诞生,不得不提到时任中情局科学和技术部副主任Ruth David。她和她的副手Joanne Isham认识到,正在到来的信息革命需要中情局与私营部门建立新的伙伴关系,并提交了一份彻底变革的提议。

到1998年夏天,中情局集合了一批有创业精神的高级雇员,并授权他们把Ruth David的原始概念加以充实。

在一个咨询团队和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协助下,他们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在硅谷和其他地方奔走,并积极听取来自风险投资家、企业家、首席技术官(CTO),以及国会议员等各方人士的意见。在热烈的讨论乃至辩论中,原有的概念不断得到完善。

到1998年底,经过修正的计划虽然已经与Ruth David最初的提议有了很大的改变,但其核心原则仍然牢不可破。现在,是把这项工作交给私营部门人员的时候了,因为他们有着创办公司的经验与激情。

此时,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前CEO诺曼·奥古斯丁(Norman Augustine)接受挑战,为IQT的组建立下汗马功劳,并成为该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1999年2月,中情局正式组建法人实体In-Q-It,并于次月获得了中情局的首份合同。2000年,该机构改名为现在的In-Q-Tel(以下简称IQT)。

机构定位:一切为了国家安全

与一般投资机构不同的是,IQT并非以投资回报最大化为目标,而是作为非盈利的战略投资者,围绕国家安全需要,为美国政府机构开发、提供尖端技术,并提供具有战略性、综合性和任务导向型的服务。

同时,IQT还充当着国家安全部门的技术顾问角色,帮助他们及时获取关于技术与市场趋势的判断。

从过往投资数据来看,在各领域中,IQT最为关注的仍然是与情报工作联系最紧密的数据分析与网络安全技术。这也正好符合其“一切为了国家安全”的特殊定位。

尽管IQT组建最初是为了满足中情局的需要,但在今天,其服务对象显然已经大幅延伸。

目前,IQT大约75%的投资交易都服务于包括中情局在内的美国情报界多个机构,例如:国家安全局、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国防部长/联席参谋长办公室、国防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家侦察办公室、国土安全部。

工作重心:连接政府、投资机构与创业公司

IQT 最初被命名为“珀琉斯(Peleus)”,他是希腊神话中阿耳戈英雄之一,天父宙斯的孙子,特洛伊战争中希腊联军将领阿喀琉斯的父亲。而“In-Q-Tel”这个别名取自单词“Intelligence(情报机关)”的“Intell(知识)”部分,并将它拆解而得。字母 Q 也别有含义:在“007”的故事中,超级技术宅 Q 博士经常私下里向邦德提供一些高科技装备——所以 IQT 也肩负着向 CIA 提供先进的技术的职责。


据传言 CIA 每个财年向 IQT 提供 3500 万美元的资金(目前仅此一家),而 IQT 则以风险投资的形式为 CIA 孵化和传输先进的信息技术。从 2006 年 8 月至今,IQT 评估了超过 5800 个公司(的项目),对其中的 90 多个项目的投资总额达到 1.5 亿美元,向美国情报界交付了 130 多个解决方案。


IQT认为,其工作主要是在以下三者之间建立桥梁:国家安全机构具有挑战性的技术需求、创业公司及其对创新的推动,以及资助这些创业公司的投资机构。

简而言之,IQT旨在建立政府客户、风险资本与创业公司的桥梁,并成为三者间独特而重要的交汇点。可以说,这一模式巧妙地解决了政府客户、情报部门与创业公司、资本市场的脱节问题。

作为一家担任情报收集重任的政府机构,要真正做到贴近资本、市场与创业公司,并非易事。而中情局从制度安排上做到了这一点。

据IQT首任市场运营总监Rick E. Yannuzzi介绍,IQT在建立伊始,就明确其运行必须与商业、IT市场所需的速度与敏捷性保持同步。

同时,中情局赋予了IQT最大限度的决策自由,其做出的投资与商业决策不需要得到中情局的批准。换句话说,中情局不对IQT的决策过程做出评估,而是对其决策产生的结果(例如对外投资带来的情报解决方案)进行评估。

可以说,IQT在问世之初,就远离了基于美国政府管理的,更传统的政府项目办公室模式,代表了一种新的政府研发方式。

如今,IQT的团队是一个包含了企业家、投资家、技术专家在内的独特组合,其董事会成员则是来自国家安全、金融、技术、学术等部门的知名人士。

拥有这样一个跨领域的专家级团队,IQT得以时刻保持对于前沿技术的敏感,并能高效调动各方资源,从而为政府客户找到所需的技术、产品与目标公司。

IQT总裁与CEO克里斯•达比(Chris Darby)正是这样一个特殊团队的缩影。他自2005年开始,一直担任着现在的职务。

克里斯•达比曾在英特尔公司担任副总裁,还在三家创业公司担任过CEO(这些公司分别被US Internetworking、赛门铁克和英特尔公司收购)。丰富的创业与大公司工作经历,使得他能够灵活转换身份,并有效促进大机构与创业公司的合作。

方向聚焦:9大关注领域

IQT建立了一个技术框架体系,并根据这一体系匹配其自身能力,以找到合适的项目给予投资。在该体系下,IQT主要关注9大领域。

总体来看,In-Q-Tel对技术领域的布局大都基于5年以上的市场需求预测,这为其更敏锐、精准地找到投资目标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指南。

生物技术:过去50年来,每一次真正的疫病大流行都来源于野生动物物种,或者包含来自野生动物病毒的基因。

商业航天:2017年至2023年,预计将有近2400颗纳米/微型卫星发射升空。

通讯:移动应用已占到数字媒体使用时间的52%。

网络安全:网络犯罪将使网络安全职位增加两倍多,预计到2021年将达到350万。

数据分析: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产生180泽字节的数据,“数据货币化”将成为一个主要的收入来源。

网络基础设施:Gartner预测,全球公共云服务市场2017年将增长18%,至2468亿美元,高于2016年的2092亿美元。

物联网:据预测,到2020年,75%的新车将拥有内置的物联网连接。

材料与电子:2021年,智能服装的销售额预计将达到247.5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71.6%。

电力与能源:到2020年,全球锂离子电池市场预计将达到300亿美元。

可以说,能掌握细小物体的软体机器人、被用于发现“内部威胁”的计算机算法,以及能筛分大数据集的人工智能技术……这些都是被IQT追捧和寻获的技术。

但是,尽管IQT在众多领域布局,其投资重点还是集中在两个领域:信息与通信技术,以及物理和生物技术。

第一个领域包括用于处理大数据的高级分析工具,下一代基础架构和计算平台,移动和无线技术(如安全平台),地理空间工具和数字身份分析(如生物识别工具)。

也就是说,中情局可能正在使用被投资公司的数据工具,一刻不停地监测、抓取、分析你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以及一切能监控到的场所中的海量数据,以发现网络攻击、恐怖主义、金融欺诈等蛛丝马迹。

在物理和生物技术领域,IQT对材料科学、先进的基因分析、用于检测和诊断的生物技术,以及光学和核检测技术都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如果说IQT投资了一家护肤品公司,这并不奇怪。在Intercept网站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就分析了护肤品研发公司Skincential Science为何会获得IQT的投资。他认为,该公司拥有的相关专利,能够帮助中情局更好地收集和处理生物样本,并进行DNA分析。

向硅谷靠拢

不论是国防部、还是中情局,美国国防与情报部门一直有着向硅谷靠拢的趋势。因为他们知道,最先进、最前沿的技术就在硅谷。当然,手头宽裕的资金也让他们在寻找投资对象时显得底气十足。

熟悉IQT的美国情报界顾问吉姆·里克斯(Jim Rickards)曾这样评价IQT:“如果你想跟上硅谷的步伐,就需要成为硅谷的一部分。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是有预算,因为当你有支票簿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来找你。“

目前,IQT的资金主要来自中情局的年度拨款。但是每年的资金到底有多少,仍是讳莫如深。但是,据华尔街日报Damian Paletta在2016年的一篇报道,该机构的年度预算不会低于1.2亿美元。

虽然目前IQT对外总投资近400起,但根据mattermark的统计,截至2016年11月底,IQT网站只披露了其投资的163家公司。

从IQT各年度新增投资的数据可以看出,该机构在2008至2012年间,投资总体呈上升趋势。2012至2016年,新增投资的速度则相对放缓。

原因可能在于:相对前几年,2015至2016年全球风险投资本来就处于平缓下滑的趋势;IQT早期投资的公司可能进入了中期发展阶段,并进行了后续轮融资,所以没有呈现出首次投资数据的增长。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IQT就其投资做了更少的披露。对于这样一家神秘的机构,一切皆有可能。

投资方式:给钱,还给市场

一般来说,IQT主要投资于已经开发出商业化技术的初创公司,而且这些技术可以快速向情报部门提供“近期优势”。

关于IQT的投资方向和投资目标寻找方式,《华盛顿邮报》的一段话可以作为一个生动的注解:“任何一个从事数据分析方法研究的美国企业家、发明家、研究科学家都可能会接到来自IQT的电话,或者至少被这家机构的技术观察人员用谷歌搜索到。”

在过去10多年中,IQT已经建立起超过400,000家公司的数据库,每年评估约1,000家公司,以找到并投资符合国家安全需要的创业公司,投资金额一般在50万美元到300万美元不等。

据相关资料,截至2014年初,IQT累计评估过1.35万份商业计划书。在目前,IQT大约平均每周会做出一笔投资。当然,其中有相当部分的投资信息不会对外公布。

与一般投资机构相比,IQT的投资还存在一个值得关注的显著区别:它可能会要求创业公司同意将其产品和服务专门提供给情报界一段时间,并根据政府客户的明确需求,与被投资公司签署开发合同。如果开发工作进展顺利,政府客户就会直接从创业公司采购产品。

也就是说,IQT给创业公司提供的不只是资金,还有对技术与产品开发的辅助,以及实实在在的政府采购合同。从这个角度来看,IQT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创业孵化器,也是不可复制的孵化器。

对于早期创业公司来说,能够从IQT获得资金,并锁定一个庞大的客户(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机构),其吸引力不言自明。

此外,IQT每投资100万美元,通常会帮助创业公司再匹配1500万美元的外部风险资本。这种“带头大哥”般的豪气主要得益于IQT在风险投资界积累的众多“铁哥们儿”,也就是那些手握重金的投资伙伴。

据IQT披露,该机构目前对外投资已达到380起,联合投资伙伴超过1500个。其中,合作最频繁的包括ARCH Venture Partners、Accel Partners、Lux Capital、Battery Ventures等顶级风投,也包括英特尔、谷歌、思科等科技巨头旗下的风险资本。

任务导向型的投资流程

一方面,IQT的投资具有非常强烈的“实用主义”哲学,也就是快速识别情报部门等客户的需求,并通过对外投资快速满足这些需求。

另一方面,IQT建立了严谨和成熟的投资流程,以确保其投资的创业公司与相关技术能真正为客户带来最优的解决方案。

IQT的投资流程包含以下7个步骤:

战略需求评估:与情报界伙伴梳理任务需求,以及存在的技术空缺。

解决方案&市场分析:设计解决方案,同时分析商业市场,找到创新型技术。

尽职调查:完成严格的商业与技术审查,以对国家安全需求实现最佳匹配。

分析&评估:为客户找到最佳交易(投资)模式。

建立工作组:建立工作流程,帮助创业公司将其技术调整到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

战略投资:在进行股权投资的同时,支持创业公司对技术进行优化调整。

解决方案提交:对优化后的技术进行评估,并促进该项技术向客户提交。

总体来看,IQT的投资是一种任务导向型、或者需求导向型的投资。这种投资理念避免了遍地撒网的低效,而能带来有的放矢的效果,同时提升了投资效率。

典型投资案例

说到IQT的投资,最知名的可能就是Google Earth的前身——地图数据服务商Keyhole。2005年,IQT出手了5636股谷歌公司股票,价值220万美元,这些股票来源于谷歌对Keyhole的收购,而IQT正是Keyhole的早期投资者。

Keyhole只是一个缩影,由IQT培育和支持的公司中,除了被谷歌收购外,甲骨文(Oracle)、IBM、惠普、以及全球最大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都是收购方名单上的大“金主”。

除了Keyhole外,IQT的投资对象中还有着众多知名公司的身影。例如:

大数据分析与情报平台Palantir。作为硅谷最神秘的大数据公司,Palantir累计融资21亿美元,当前估值已达到200亿美元,堪称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大数据公司。

FireEye一度是全球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于2013年9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募集资金3.035亿美元。

成立于2000年的安全软件厂商ArcSight,于2010年被惠普公司以15亿美元收购。

成立于2008年的Cloudera是一家基于Apache Hadoop的大数据处理与服务商。该公司于2017年在纽交所上市,上市时估值19亿美元,募集资金2.25亿美元。

成立于2009年的Dataminr专注于对高影响力事件及突发新闻进行人工智能自动化分析,以帮助政府机构提出应对策略。该公司累计融资已达1.83亿美元。

根据IQT网站的信息,2015年开始,截至目前,其对外公布投资简讯的案例仅23起,要了解其整体投资,只能说是雾里看花、一鳞半爪。

但是,即使从这些数量稀少的投资案例来看,也可以发现IQT在近三年的投资重心依然是大数据与网络安全。

此外,虽然IQT定位于非盈利投资机构,但从它投资的公司在后续轮融资、上市、收购等方面的案例来看,恐怕是想不赚钱都难。

IQT实验室:前沿技术的观察站

作为一家任务导向型的投资机构,IQT会根据情报部门的最新需求和市场的最新趋势,快速找到所需要的目标技术与创业公司。

为此,IQT建立了识别和调整“即用(ready-soon)”技术的快速反应能力,可根据问题的难度,在6至36个月内对其进行修改,测试,并完成产品的交付使用。

为了增强其在前沿技术领域的研究、跟踪、识别与“捕捉”能力,IQT还专门设立了IQT实验室,包括先进分析实验室Lab41、生物技术实验室B.Next、商业航天实验室CosmiQ Works、网络安全实验室Cyber Reboot。

通过多年的研究与投资实践,现在的中情局,包括IQT,对其在前沿技术方面的前瞻性研究和孵化成果保持着强大的信心。

就如前中情局局长戴维·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在2012年3月的IQT首席执行官峰会上发表讲话时所说:“我发现我们的技术能力往往远远超过了你在汤姆·克鲁斯的电影中所看到的。……但是,在电影里他能完成一些我们做不到,或者我们还没弄明白的壮举。例如,我们还没有想出如何改变个人的指纹或眼球——但请给我们时间。”

IQT背后的国防创新与投资体系

作为中情局的投资部门,IQT就像一个缩影,反映了美国国防与安全部门对创业、创新的独特支持方式,以及在技术前瞻、技术转移、军民融合等方面的行动力度。

除了In-Q-Tel外,在同类机构中我们最为熟悉的可能是DARPA,也就是美国国防部高等研究计划局。该机构不仅在国防技术研发方面全球领先,也催生了互联网、半导体、GPS等众多改变世界的民用技术成果。

此外,我们还能看到,美国的Arsenal Venture Partners(已更名为Arsenal)管理着一支投资于和美国军队有关的基金;国防创新试验单元(Defense Innovation Unit Experimental,DIUx)则投资那些适于解决国防问题的商业公司。

据CB Insights统计,自2011年以来,In-Q-Tel、DARPA与Arsenal三大国防投资机构累计披露了137起投资,披露投资额13亿美元。这些投资主要关注处于早期(A轮)和中期阶段(B轮、C轮)的创业公司,早期与中期阶段投资数量占比合计达到62%。从行业来看,三家机构主要投资于互联网软件与服务领域。

可以说,以上述机构为基础,美国国防部门已经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创新与投资体系。这一体系不仅为国防部门,也为商业市场、民用部门提供了大量新的技术转移成果,以及新的市场机会,也有力地促进了美国前沿技术的创新与发展。

在过去六年里,Gilman Louie一直在硅谷负责为中央情报局研发一些秘密武器,他已经习惯了生活在公众的注视下。作为In-Q-Tel的首席执行官,Louie就象一个风险资本家一样负责为中央情报局和其他的美国情报机构提供新科技。


他说:“我每天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些可以用于保护生命的科学技术。”

但是In-Q-Tel公司在联邦机构中的地位十分特殊。作为国家资助的企业,它被惯例要求所束缚,必须与其他政府机构一样调节利害冲突。但是,同时它又必须保留许多正在进行的秘密信息,因为它是为中央情报局服务的。


有时,那是一种很不舒服的境地。比如在今年早些时候,在许多雇员大量出售了In-Q-Tel公司投资的一家公司的股票以后,纽约邮报提出了关于利害冲突方面的忧虑。CNET News.com新闻网最近采访了Louie,了解了此事的详细情况以及In-Q-Tel公司在为政府提供新技术以打击恐怖行动方面,他是如何看待公司担当的这个新角色的。


问:最近,纽约邮报的一位专栏作家谴责In-Q-Tel公司参与了人为炒作股价的计划。在作为一家政府投资的非盈利性企业和引导私人出售股票之间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呢?


Louie:我并不认为那个记者是毫无根据地提出这个问题。他也许是没有掌握到全部的事实,但是,这个非盈利性公司的主要工作是投资,它的存在是否合理这个问题的基础是:员工们是否获利了?

当我们成立In-Q-Tel公司时,中央情报局说:“听着,我们希望你可以建立一个可以模拟商业社会的模型。”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们希望从业内获得所需的人才。你必须记住那是在1998年互联网泡沫经济正值中期的时候。


但是你是如何解决那个问题的呢?你已经接受了那个任务,你必须成立一家政府投资的公司,同时又必须考虑周围的现实环境。你是如何做到的呢?


Louie:这是基本的前提:你如何让人们首先做到把纳税人的钱当作他们自己的钱来用?第二步是你如何吸引人才加入进来?你如何在最好的学校或者私营部门找到所需的人才?

我们对中央情报局说我们想得到同步并行的资金投入,这是风险资本投资中非常普遍的投资模式。我们设计了一个公平的薪酬计划,可以帮我们找到合适的人,也不会付给他过多的报酬。我们与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当股票上市之后,你有一小段时间可以用来清算你希望清算的那些资源。我们用同样的办法获得了雇员的资金。你不用选择,我们帮你选择。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Louie:选择投资哪一些股票。你在所有的交易中占一定的份额。但是这是以工资的形式实现的。我们付给你年薪,并在其中抽出一定的比例作为长期薪酬而自动进行投资。你完税之后,我们将其中的一部分拿来用于投资你的股票。他们也许会有好的业绩,也许不会。


这是政府投资机构的一种特别安排吗?


Louie:实际上,直到我们公司出现了,美国才有了完完全全的政府风险投资。在现有的政府风险投资中它是不是唯一的一个由政府风险投资的呢?答案是否,因为所有的人都在跟着我们学。


据说,当公司准备南迁时开始出售股票的内部人员几乎全都是In-Q-Tel公司的雇员。


Louie:这就是它的运作方式。在我们的同步并行投资中,雇员们准备购买的大多数股票都是144限制股。当某个In-Q-Tel公司的雇员按照正常的商业程序出售股票时,雇员可以在以下两种做法中选择一种:他们可以或者接受股票或者卖给公司。


然后公司代表他们出售股票?


Louie:是的,但是由于144注册的要求,你必须说明是谁打算出售股票。大部分非赢利性组织在如何分配上都是执行较为苛刻的政策,因为你不想拿人们的钱去冒险,我们的观点是我们必须为纳税人负责。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挑选合适的公司来投资。因此,如果有收益那就是额外的收益。但是那并不是你这样做的原因。

那篇文章漏掉了一点:做投资决策的只有一少部分人,实际上每一项交易都是由他们批准的。那就是理事会和首席执行官。哪一家公司的理事会都没法做到公平。从第一天开始,我所有的年薪包括本金和收益金,都立即捐给了慈善机构。


当你接到命令负责建立In-Q-Tel公司时,人们都认为那将会是一个长达5、6年的试验过程。


Louie:事实将证明这种模式是否真的可以开发出对国家情报有用的技术。我们现在已经走到了第六个年头。我们已经为情报机构提供了100多项技术,目前正在使用之中。其中有一些技术你已经知道了,而另外的一些技术我们没有大肆张扬。


In-Q-Tel公司会继续运行下去吗?这将会是一个可更新的合约吗?或者是政府还没有下决定?


Louie:它将每年更新一次,继续运行下去。一般人是无法猜透国会的想法的。

当投入第一笔资金的时候,In-Q-Tel公司得到了George Tenet的强力支持。他现在不是中央情报局局长了,而你有了新的上司:Porter Goss局长。对于国家投资从事私营研究的风险投资公司,他有什么想法?


Louie:我无权评价Porter,因为那不公平。当In-Q-Tel起步的时候,人们怀疑这个模式是否可以正常运行。这是一个及其冒险的模式,特别是由于它是公共性质的公司。这就象生活在金鱼缸里一样。911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人们说:“我们没有时间来试验。现在这个公司确实发挥出了它的作用。”


它是如何转变成行动的呢?


Louie:如果你看一下检查综合报告,或者911任务报告,就会发现它们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我们还没有使用最好的人员,而且我们似乎还无法想象去如何管理这么多的信息系统和技术,使它们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在真正需要它们的人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政府方面的审核周期太长了。


比如照片识别技术?


Louie:我现在谈的是单个事件,比如如何秘密获取一个人发给另外一个人的电子邮件。我们谈的是政府机构花了上亿的钱来建立基本信息系统。坦率的说,中央情报局比政府其他机构的情况要好一些,因为这通常都与他们自己的利益切身相关。但是,因为他们在安全上有一定的要求,所以通常他们也要花很长的时间才会把外界的技术整合进去。


所以假设Goss现在坐在这里问你对公司的真实评价,你会跟他说“Goss先生,我认为In-Q-Tel公司是一个很成功的风投公司”吗?


Louie:我们已经能够验证新技术了吗?当然。我们拿了钱之后是否将它们用在了正确的地方呢?我想我们干得相当不错。我想如果你跟中央情报局内部的人谈谈,他们就会告诉你我们已经对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产生了影响。

但是,评判委员会还在对In-Q-Tel公司进行长期的战略评估。在情报机构为了对付世界上出现的各种新威胁而作出必要的改变的过程中,In-Q-Tel公司是否能成为情报机构所需要的关键组成部分?In-Q-Tel公司可以解决技术方面的许多问题,在情报机构面对新威胁环境时转变其文化的过程中,In-Q-Tel公司确实可以帮助它配置技术。关于In-Q-Tel公司是否能成为情报机构所需要的关键组成部分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答案。


你发现或者选拔出来的技术,有几成已经被中央情报局内部采用了?


Louie:我们选中了80多家公司研究出来的100多项技术,其中有的公司不止被选中了一项技术。关于采用率,在中央情报局内部大概是50%,有40%还在测试之中,10%已经决定放弃不用。所以,我们还是相当成功的。但是它也有个副作用,那就是我们太引人注目了。有时,我必须说,我可不想因为做飞碟而受到责备,除非它对应着高额回报。


为了使朗利(中央情报局总部)的人给你足够的关照,你是否不得不学习一些新的官僚政治技巧?


Louie:不是的。那是在与大型企业打交道时才有的情况。我认为大家都在抱怨政府官僚机构。但是如果你想把它卖给沃玛特或者联邦快递公司,我认为情况没什么两样。


作为一个外人,取得他们的信任会不会比较困难?


Louie:基本上,中央情报局的人都是泾渭分明的,他们干吗要相信一帮来自硅谷的人?我们没有交应付款。你明白,大部分的人从来都没有涉足过军事领域。我们想不通这些人在干什么。最初,他们跟我们说的是:“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如果在我们使用你们提供的一些技术时而技术突然失效,我们之中的某个人就会被杀的。你们从来就没有按我们的方式思考过问题和处理过事情。”

当然,就象我说过的,911事件改变了很多事情,因为那就象“你知道些什么?尝试做些可能不会有用的东西总比你什么都没有要好,那才是真正的没用。”那就是他们的想法。在911事件之前,他们会想:“在下一个大的威胁出现之前,我们有15年的时间,所以我们可以慢慢来。”


你对所有这些事情的进展方式满意吗?

Louie: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准备在这个位置呆多长时间?

Louie:任何人长期呆在一个地方都不是好事,因为整件事情的目的就是从硅谷和别的地方找到人才来为国家服务。

想要看全球投行对于全球宏观交易的第一手交易意见?现在就点击和使用汇眼的微信小程序“汇眼跟单”,交易意见精确到点位,并且清晰给出交易逻辑,实时推送。


现在点击图片并使用汇眼微信小程序——汇眼跟单,第一时间获得第一手全球投行内幕投资建议

(点击图片进入小程序)

欢迎大家的点赞与评论,让我们一起迸发观点、碰撞思想,汇眼离不开您的支持!

关注汇眼,关注国际金融变幻与全球资产配置,你可以把握整个世界的投资机会。


历史好文

交易系列: 外汇量化 外汇套息 抓波段CFTC持仓详解 宏观分析 技术分析 购买力平价策略 货币供应量分析 Carry Trade | 交易纪律性 | 马丁格尔策略 | 交易心理盲区  


货币分析: DKK丹麦克朗 CNH离岸人民币 CHF瑞士法郎 | JPY日元    


券商测评:测评体系 福汇嘉盛 SVS/Alpha/Activtrades 中资期货行 | 东航视频开户 | 杜高斯贝视频开户 | 出入金规则与费用测试 嘉盛/Alpha/Activtrades 五家交易环境测试上、下 美国大选行情测试 指数交易测试


外汇券商:Alpari 盈透 | 福汇被罚始末 | PFG百利 | 路透FXALL | Alpha专访 | 嘉盛专访 OANDA社交交易 | MT4与迈达克 |


行业与监管: 全球监管历史 | FCA大小牌照 FCA监管如何维权 | 如何辨别所受监管 FCA杠杆政策 | FSCS金融保险 | FCA赔不赔中国客户? | 二元期权


海外视野: 欧洲游记意大利、瑞士篇(上) (下) 挪威的“石油诅咒” | 英国脱 土耳其


进入500人交流群一起参与每天的外汇交易讨论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添加汇眼的小伙伴的微信(微信号Huiyankefu),请注明要加群

合作、转载、读者投稿请联系 Jzhang@hui-yan.com


觉得汇眼的小伙伴写得不错,

请点下面的或转给朋友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