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月旦评】GSC 血界战线 莱昂纳多·沃奇 粘土 再版

【玩具月旦评】GSC 血界战线 莱昂纳多·沃奇 粘土 再版

玩具月旦评 欧美男星 2018-01-11 13:34:30 7


“太子殿下——驾到!” 宫外头传来一阵洪亮的通报声,那嗓音高亢的近乎于刺耳,让人不能不印象深刻。 宫里头,一个清脆得有些俏皮的声音应运而起,仿佛与外头适才的高亢通报声遥相呼应般,只是音量略微小了不知有几千几万倍。 “郡主,殿...殿下来看您啦!”细细听去,这个声音倒也不单清脆俏皮外加音量奇小(类似于悄悄话的那种),此时分明还有着一个更加显著的特色:有点喜气洋溢的感觉。 “殿下也真是的,平时明明就是极关心,极在意郡主的,生怕您哪怕受一点点伤害,一点点委屈。”刚刚那充斥着盈盈喜气的少女声音,此际却好似有些滔滔不绝了起来:“可每次真的跟您在一块时,他又总爱揣摸着一副苦瓜脸出来,冷得就像是冬天里的一块冰冻寒木般” “好啦,瓷儿,你说够了没有?其实亦仞哥哥他......” 宫里缓缓的传来了另一段女声,只听得这段女声柔婉而不失矜傲,脆丽却独具铿锵。这不紧不慢,不温不愠的音色,让人听后不禁浮想万里,甚是悦耳舒心。 毫无疑问,这是属于美女的声音,如果一定要为这种声音定下一个形容辞藻的话,相信即使是帝国最有才情的文人学士,都会立显词穷的。因为这悦耳清脆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好听的让人们仿若置身于天上的宫阙,仿若在聆听的并不是俗世的音符,而是仙女的吟歌。 只因天上有,却又在人间。 所以,现在我们姑且先挪用个比较贴切的雅词吧,我们将之唤作——“高贵”。 “我是说事实,郡主。这太子殿下也太冷漠了吧,我记得他就从来都没笑过,简直就是闷葫芦一个。”那个被唤作瓷儿的少女好像有些止不住话匣子了,径自往下说道,声音仍是如银铃般清脆俏皮。 “您看这回,都三个月过去了,他兀才心血来潮,想起了在仁雀宫百里之外的绣婉宫里,还有一个遗梦妹妹。” “好啦,瓷儿,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作哑巴!”那郡主好像是有些生气了,语调相比适才也喘急了不少。“等会亦仞哥哥便到了,若是让他听了你这些话,我也难保得住你,哼!”郡主朝瓷儿有些“恐吓”地“威胁”道。 当然,这种“威胁”是一点用也没有的。 “哈哈...”瓷儿那本已压抑得极小的声音,如今就更是蜷缩到类似于“嗡嗡”的昆虫蜜蜂佯作,她加快语速道:“我才不怕哩,只要有郡主您在,太子殿下是不会动我分毫的。” “你啊,你这讨厌又狡猾的鬼灵精,看我不打死你。” “啊,郡主您耍赖,说不过人家就动手啊,嘻嘻......别走,我也来....嘻嘻” “呀,嘻嘻...瓷儿,别...好痒,我投降,我投降...嘻嘻...好痒啊” 宫里一个主子,一个丫头,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斯闹着,欢声一片。 暗黄色略显温馨的灯火,佯照着这座秀丽瑰婉的诺大宫殿。宫殿里头不时传来的天真而无邪的少女嬉闹声,给这充满死寂与深沉的皇宫深处,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勃勃生机,注入了一丝丝属于欢快,属于无忧的味道。 这里便是位于勋玉皇宫深处的绣婉宫,适才那个丫头瓷儿口中的“郡主”,也就是那“高贵”声音的源头,便是号称“花离帝国第一美女”的绝世红颜——遗梦。 “太子殿下——驾到” 宫门外的小侍臣把原已极为高亢的声调又往上提了几倍,仿佛非要挤破自己的嗓子眼方肯罢休。 很明显,这是要给宫里的女主人一个严肃的提示:这一回太子殿下是真的到了。 其实,亦仞早早(应该是在第一声通报时)便已经抵达了绣婉宫门前了,只是听得里面两个丫头的嬉戏声,兀自觉得不甚有趣,才挥手止住了门口那惊慌失措,几欲闯门通报的小侍臣,静静地伫立在“绣婉宫”三个紫金玉字下,聆听着里边两个丫头的谈话。 “遗梦参见殿下!” 这一下可把瓷儿吓得够呛。只见她本红云粉朵的白皙脸庞,如今倒像是褪了颜色一般,铁青一片。如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一瞬间已淌满了她的俏脸与额头。这分明就是一副犯了错误,内心极度紧张与恐惧的小女孩表现。 不过细细望去,倒也不失几许可爱颜色,一种专属于妙龄花季少女的可爱颜色。 亦仞自然是注意到了,只是他一直没说,也没表现出来,一如往常的淡定,淡定如水。 “快...起来吧,梦!”亦仞轻轻的扶起了遗梦,动作很轻,很温柔。 他对她一向是很温柔的,这一点没有人能否认,遗梦也不能。 遗梦起身,抬头望着他,眼里尽是复杂的颜色。 他的语言是这般和蔼亲切,宛若一位温柔可亲的大哥哥,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妹妹,那是种无微不至的温暖呵护。 遗梦想着想着,弹指可破的俏脸已不自觉的布满了红云。她此刻的心际,却是十分复杂与矛盾的。 自从去年樱神节(花离帝国最盛大的节日,在每年的三月初七),在她的成年祭礼上,印象中一向如大哥哥般对她疼爱有加的亦仞,突然向她表露心意后,她的心情便再难以平静下来,尤其是面对着他的时候。 自此。复杂,矛盾,纠结......成了她面对亦仞时的心悸写照。有时她甚至想尽可能的避着他,不见他。 可是这偌大的宫殿,却是怎么避?如何避? 当然避不了,遗梦自己也清楚的很。 尽管如此,遗梦投向亦仞的眸光,却始终没有变过,始终还是那一抹不变的色调。 还是这种夹杂着崇敬与温情,捎带着敬畏与亲情的柔婉颜色,眸光亦仍然一如往常的稳定,十八年来竟未曾变过分毫。 但这种充满着崇敬与温情的稳定眸光,却绝不是亦仞所希望看到的,尽管它足够温柔,足够美丽。 望着遗梦,虽然表面上还是那副平淡似水的样子,但又有谁知,此刻他的内心,是如何的翻涌绞痛?或许除了他自己,沧月可能知道一点外,世间真的就没人知道了。 或许是感觉到这四目相视的气氛有点怪怪的,让人不免觉得有些尴尬。遗梦杏目稍一躲闪,方才注意到在自己的右膝下方,瓷儿正匍匐跪在地上,浑身直打哆嗦。 遗梦忽觉有些好笑“你这大嘴巴瓷儿,谁让你尽胡说八道的,活该”。 她当然并没有这么说,也不可能这么说。只是向亦仞使了个眼色,提示他此刻并非只有他们两个,地上还跪着一个心惊胆战的丫头。 亦仞好像忽然抓到了脱离当前尴尬境地的台阶,于是朝瓷儿淡淡唤了句:“起来吧”。 “谢...谢殿下”瓷儿适才吓得可够呛的,声色都已有些沙哑了。她如释重负的缓缓站了起来,身子由于刚刚跪得太久,且又兼紧张与恐惧之故,至今却还在打着哆嗦。 遗梦很想笑,但没有笑。只是嘴角微微斜扬,其实谁都知道,她的心在笑。天真,无邪的心灵,往往是掩饰不住自己情感的,亦仞当然明白。 他什么也没说,冷冷地望着眼前这两个丫头,只能是习惯性的无言以对。(其实也不难理解,瓷儿为什么把他比作“闷葫芦”,他本就是一个闷葫芦,没有人能否认,他自己也不能。) 刚刚从遥远的西北边陲回来,经历了诸般凶险与劫数,大难不死而回到了勋玉皇城。亦仞在处理完了一些必须要处理的事情后,第一个想起的,并不是仁雀宫里的粉黛娇妃,并不是那相伴自己走过五年风风雨雨,始终不离不弃的仁雀宫女主人。 而是眼前这个,自己看着她成长的,如妹妹般无邪天真的少女,而是这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红颜。 这就是宿命的开始。从此命运的罗盘将以不可抗拒之势旋转,在冥冥之中见证着世间繁华,儿女情长,生灵涂炭,帝国残血。 一个绝世美女,一段凄丽爱情,一面巨型萧墙,一盘以天下为赌注的棋局。


品牌:GOOD SMILE COMPANY

尺寸:H=100mm

系列:粘土人

原型制作:市桥卓也

发售价:4444日元

材质:ABS,PVC

类别:可动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