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生:“我原谅了丢下我45年的父亲”

黄秋生:“我原谅了丢下我45年的父亲”

杂乱无章 港台男星 2018-03-28 23:00:44 9




“因为你一句话,我等到现在”

《东邪西毒》

文 / 鳗鲸


一。

黄秋生曾说,如果把自己的人生拍成电影,第一个镜头会是父亲上飞机走掉的情景。

昨天黄秋生寻父的微博上了热搜。

其实寻父是很久的事了,但年初他上过BBC的报道寻父,好心的网友帮他在Facebook上发布消息。

收到了很多回音,没一次是真的,这次事情终于有了反转。

好消息是黄秋生找到了自己两个同父异母的双胞胎哥哥,并与他们约在香港见面。

坏消息是他的父亲早在1988年就去世了。



二。

故事要追溯到更久之前。

黄秋生的父亲是个英国人,曾是驻港的英军。他在英国有家室,但后来到香港工作的时候又遇到了黄秋生的母亲,生下黄秋生。

黄秋生四岁的时候,他父亲离开他们,带着英国的家人去了澳大利亚。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中途倒是通过电话,但他父亲确认是由香港这边母子付电话费,才肯跟他们通电话。

但在他12岁的时候,父亲就完全不再联系他们了。

他跟母亲一起,找了他爸爸45年,1997年,还带妈妈去英国寻亲,无果。

因为身份认同的问题,他小时候总被人取笑,骂他“番鬼仔”。

那时候在香港,混血是特别让人看不起的,被本地小朋友骂,也被外国小朋友骂,因为“不中不西”,没人愿意跟他一起玩。

黄秋生上小学的时候,被老师体罚,因为没有穿内裤,老师把他脱光衣服站在操场上示众,被很多女同学看到了,从此给他带来很大的心理阴影。

他晚上经常做梦,梦到自己没有穿衣服站在大马路上,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家。



三。

父亲离开之后,母亲靠做佣人赚钱养他。

他为了维持生计,去当跑龙套,接了很多烂片,第一部让他获奖的《人肉叉烧包》,他就很讨厌。

因为在这部电影之后,他演了很长一段时间变态狂,还因此得了抑郁症。吃药吃到甲状腺分泌失常,爆胖到200斤。

“那时候跟我妈一起住,住的地方楼层很高,有一个玻璃顶,每天我睡到中午才醒,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鹰在飞。我就想,跳下去吧。跳下去我妈怎么办?”

于是他只能打电话给《人肉叉烧包》的导演,“我今天就想死。”

导演跟他说,“你没事的,你很强的,明天就会没事了。”

第二天确实开心了,可是到了第三天,又会突然冒出自杀的想法。

这样的状态持续到38岁。

在跟哥哥见面的视频里,黄秋生说了一句特别让人心酸的话。

他说,“原来我也有值得开心的事啊”。



四。

尽管他父亲没有跟双胞胎儿子提起黄秋生的存在,就算是临终的遗言,也不提半句。

但黄秋生还是很希望能得到父亲的认同。

其实我特别能理解,很多人就是这样的,有什么成就第一时间想跟父母“炫耀”,因为孩子打一出生就需要得到亲密关系的认同。

黄秋生的父亲曾经跟他承诺,“只要你做一个good boy,爸爸就会帮你搞定所有事情”。

但直到去世,父亲都没有再回来过。

你想想看多心酸,一个近六十岁,快要步入老年的人,一个拍了150多部电影,拿了四座金像奖的人,至今还挂念着自己不是一个好孩子。

所以他找到两个哥哥时,说的不是怨恨父亲的话,而是:“爸爸一定觉得我是一个good boy了,才派两个哥哥来找我”。

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黄秋生对两个儿子特别宠溺,把从父亲身上得不到的爱,都补在孩子的身上。

有一次回家路上,他老婆打电话跟他说:“今晚儿子有朋友来打火锅,你不要回来!”

于是他一个人去吃饭,刚准备吃,老婆又打电话来:“他们取消打边炉了,你可以回来吃饭了。”

父亲节那天,儿子打电话来说饿了。

于是黄秋生急忙回家给他们煮东西,吃完还要问他们:“大少、二少,好吃吗?”

他至今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曾经打过小儿子一巴掌,他说,“打完之后很后悔,我对他说:‘我答应以后都不再打你!”

在访问中谈及家人,他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五。

黄秋生翻唱过陈奕迅的《幸福摩天轮》,他唱出了“一个醉酒的叔叔非要上摩天轮,却被人当成神经病”的感觉。

“天荒地老流连在摩天轮 

在高处凝望世界流动 

失落之处仍然会笑着哭 

人间的跌荡 默默迎送”


虽然是陈奕迅的歌,但这句“人间的跌荡默默迎送”却跟黄秋生的心境非常契合。

45年后,他跟两个哥哥坐到一起,拼凑关于父亲的完整记忆,发现原来自己很多行为,都可以在父亲跟哥哥身上找到缘由。

“我做音乐,结果我的哥哥也做音乐;我练拳击,结果我的父亲居然是个中量级拳击冠军。一切都太神奇了。”

他真的不恨父亲了,也许他恨过,在被同学欺负的时候,在为生活拍烂片的时候,在想要从高楼跳下的时候,可是现在他不恨了,他甚至很开心。

就像那些年轻时闹掰的朋友,像分手时互相控诉的恋人,像曾经给我们施加伤害的亲人,曾经觉得他们坏,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对方。

但到了一定年纪,我们会需要一些和解的机会。

不是因为你很好,多不舍,而是解开心结之后,我才终于能知道,当时不是因为我不够好,你才选择这么对我的。

后来我们选择原谅,不是原谅他们,而是“放过自己”。




最后。

黄秋生的母亲患有脑退化症,她已经不太能理解这样的过程。

但后来在喂母亲吃饭的时候,黄秋生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虽然那个场景很像自言自语。

他跟母亲讲述了自己找到父亲的下落,跟两个哥哥见面的事情。

母亲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只是她突然就不吃了”。

黄秋生说,“然后我就赶紧说,嘿…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还在你身边。”

然后母亲又接着开始吃了。




晚上好,我是鳗鲸。

除了黄秋生,我还在个人号「鳗鲸的海」上写了一些人物,比如杨千嬅的故事,以及“演唱会票霸”林俊杰的故事。

扫码关注「鳗鲸的海」


如果对那两篇文章有兴趣,可以在「鳗鲸的海」后台回复「杨千嬅」「林俊杰」获取。




音乐 | 《幸福摩天轮》- 黄秋生

插图 | 网络



作 者 介 绍

鳗鲸

床底藏了一片海



“嘿,长按二维码,跟我们一起有趣”

我们想给你一个理由 继续面对这烂生活


信箱:WeAllMessUp@Foxmail.com

这里收集了那些不太愿意迎合的年轻人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